弗莱瑟集团股况疲软,总市值下降

弗莱瑟集团股况疲软,总市值下降

與成千上万上萬把事業分佈歐洲、乃至是全球的生意人同样,今年 對於弗萊瑟集團(舊名SportsDirectInternational)的老闆阿胥立(MikeAshley)來說,可真難熬,并且還會再繼續難熬下来。

作為倫敦證交所及 FTSE250指數的成員,肺炎疫情爆發後,弗萊瑟集團股況疲軟、总市值下降,封城限令也讓以體育用具及平價服飾零售為主的弗萊瑟集團,迫不得已關閉主打产品超過80%的門店,還得處理近2萬名員工的資遣補助问題,在現酒池上遭到了严重打擊。看不見盡頭的肺炎疫情,再加总市值與酒池的雙重压力,對阿胥立來說,要讓集團存活下来,把手里還有价值且處理上無懼病毒感染的資產、同时也是英格蘭東北地區的唯一英超球隊——「喜鵲」紐莱娜聯(NewcastleUnitedFC)——以3.5億英鎊高價售卖,就是迫不得已加速實現的方式。

每個球季上億英鎊的電視轉播金收益、買賣意大利前锋为之的爆利,再加喜鵲與自己事業間的緊密聯繫,能發揮雙重、乃至多种知名品牌经济效益,讓阿胥立很多年來都難以割捨這塊白肉,但這回确实火燒臀部了。因此 當倫敦私募投资基金 PCPCapitalPartners 时尚造型师史達芙莉(AmandaStaveley),明确提出3億英鎊(折算約新台幣115.3億)的報價時,阿胥立都不作他想,接过了PCP的訂金,並在今年 4月將買賣備審资料交給英超聯盟,只待官方网確認新老用户闆的身价核对进行买卖。

而喜鵲的「準」新老用户闆並非僅佔整樁买卖10%份額的PCP,或同樣插股10%的英國次富房產巨亨魯本弟兄(ReubenBrothers),只是佔了80%份額的,具國宗主權股票基金真实身份的沙烏地沙特阿拉伯公共性投資股票基金(PIF)。於是,近年来來幾乎形影不離的「仇敌」卡達,也不甘寂寞地跳上争霸赛從中作梗,試圖阻撓轉賣。


本就在各領域上爭戰难休的「卡沙之爭」,戰場再開。阿胥广州康童想把喜鵲轉賣給PIF變現的吉祥如意算盤,没想到在糾纏了一個春夏季後,买卖卻在2020年七月底宣布绝地反击。殊不知喜鵲收購案的失敗,就意味着「外國糖爹」沙烏地不會捲土重來嗎?

生产全世界数最多原油财富的沙烏地沙特阿拉伯,會是登陸歐洲足壇的新一代「沙特阿拉伯乾爹」嗎?
▌这些,為什么要買球隊?為什么買的是紐莱娜聯?
假設你與耶穌同一天出世,出世後每小時能賺進1萬4,000英鎊,且到今日還活着,你總資產還是比PIF少。PIF便是這麼『好野』。

在足球队繼續穩坐全球最受歡迎運動的情况下,英超聯盟已经是全世界最颇具、收視率最大的運動聯賽之一。而根據德勤會計事務所今年的報告公布,一支英超球隊每一年以商業收益(包括每季度電視轉播權利金每隊介於1億至1.5億英鎊間)扣减僱員工资的營運淨收益,均值為約9,000萬英鎊(喜鵲為約7,100萬英鎊,排行後段球隊介於1,800萬至5,400萬英鎊不一)。


假如加進除工资外较大开支的意大利前锋轉隊費,均值每隊近5,000萬英鎊的开支(排行前端球隊如多特蒙德隊、切爾西隊等則皆超過1.3億英鎊开支)一同計算。能够說,要經營一支一般英超球隊,單是業內收益稍嫌不够,還要時時勤儉勤俭持家、精打細算;若欲經營一支英超豪門球隊,則更須足夠的銀彈儲備——而一切一支英超球隊,都視電視轉播權利金為最重要的收益,這也顯然給了轉播媒體更大的潛在話語權。


以「中区班」排行,及每一年營運淨收益來說,喜鵲的賣價看起来昂貴,但對於富可敵「球」的PIF來說,是彻底能接纳的價格。而这个下手英超球隊的时間點,也恰好切合了聯合王國剛離開歐盟、遭受肺炎疫情衝擊,同时因中国香港國安法及華為5G等亞洲政治事件,定調將與我國投資方及中下游廠商漸行漸遠,亟須大量非歐盟、非我國資金投資的時機。3億英鎊賣價也比阿胥立的預設賣價更低,對有銀彈、但仍想精打細算的PIF來說,還好像撿了個划算。
豪門球隊并不是有錢喊價就能買到的,好像2020年英超冠軍多特蒙德,便是極具政冶經濟影响力與…

那么,為什么有錢人(及有錢国家們)在資金充足前提条件下,一有投資对话框出现便想盡辦法要资金投入運動及足球队產業呢?最贴近實務面的回答,來自《Sport,BusinessandManagement》刊物主編SimonChadwick的註解:
離岸資產化、軟實力擴張及国家品牌形象重塑。
歐陸媒體广泛把绕口的「離岸資產化」喚為「sports-washing」:將以幾種方式賺進的斗金,及售卖不可再生能源產能而獲取的利潤,透過購買球隊「洗」成穩定、乾淨的正資產。即便很難讓球隊帳表面真实很多獲利,但「給洗」,便沒问題;而買下的著名球隊,通常自身现有深厚在地适用及名气,買主也可意谓球隊東征西討與賽事的全世界轉播,將自己财富更高效率地轉化为文化艺术軟實力。


另一方面,如《InternationalJournalofSystemsandSociety》刊物評審GaryEvans所說,「精準地繞過法規,以贊助方式注資」,球隊的足球迷層與受眾們會更認識「來自某某某國的无私总裁」以及背後的国家勢力,對其亞洲品牌形象提高上也將帮助甚多。因而,球隊、媒體網路,或大中型體育賽事自身(如全球盃會內賽等)便變成优良投資標的,成为近年来間很多來自中東、印尼及俄羅斯的資金湧入運動資產市场的较大缘故。這種游戏玩法行之有年,相比近年来「一帶一路」對體育事業的投資,來得更有規模,也玩得更为完善。
投資足球队扩展軟實力的意味着,既以阿步達比操纵、英超近十年的主宰球隊「利物浦隊」為代…

雖然绝大多数的外資球隊,時常导致「暴發戶」的諷刺罵名,但好像2017年創下普通民众奇蹟…
雖然绝大多数的外資球隊,時常导致「暴發戶」的諷刺罵名,但好像2017年創下普通民众奇蹟、勇奪英超冠軍的「萊斯特城」,就因泰國老闆維猜
萊斯特城與威猜的「英泰佳話」,最後因萊斯特城與威猜的「英泰佳話」,最後因2018威猜乘坐的升到機,在萊斯特盟主場大賽後墜毀於球場不幸身亡,悲劇落下帷幕。但後續同城的悼念,仍證一目了然威猜的投資是非常值得。


沙烏地沙特阿拉伯紹德皇室現階段國內的兩大執政方針,分别是中長程造鎮計畫「超級大城市」尼翁與達成「願景2030計劃」。願景2030中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提高沙烏地的亞洲影响力。若能在如英超一样的全球級運動聯賽中,以所述軟實力擴張的方法,逐渐調整外部對沙烏地的偏见,乃至引介英超在尼翁或國內别的地區實現国外賽,進而吸引住大量亞洲觀光客,對於有資金、但大餅畫好并未出爐的紹德皇室來說,加減下來,相當划得来;除此之外,搶奪卡達握手中裡的英超轉播權,進而挑战其媒體霸權,對於想鞏固中東地區「話事人」人物角色的沙烏地來說,也十分誘人。


儘管也是有一些球隊轉手大財團後,未如預期擁有幸福结果的前列,如被私募投资基金SISU買下的考文垂城隊(CoventryCityFC)及轉賣給印尼著名食藥集團Venkys的布萊克本流浪者隊(BlackburnRoversFC)等,但PIF這回畢竟然背著「國家隊」旗號出陣,再加與卡達關系「輸人不輸陣」的直接原因,即便帳內資產遭受最近原油期貨價格波動影响而縮水,紹德皇室阮囊仍堪稱深厚,授權PIF全力投資球隊,最少没有對手及盟國眼前漏氣,實屬有效。

但不顧球隊所在城市市场尺寸,及當下的商業价值,就過急、過快地投資,也有畏敗的实例可寻:曾是西甲联赛勁旅的馬拉加隊(MálagaCF),更是卡達皇室大家族的阿步篤拉(AbdullahAlThani)在二零一零年的購買標的。買下球隊後,阿步篤拉也曾為其全力转会,但因转会目光短淺,與未能長期青訓計畫资金投入资源等種種要素下,实际效果不佳,時至今天已跌至次級聯盟,當年的巨资转会,也無一留到球隊中。


除此之外,砸下巨资,但卻遲遲未獲相應成绩、盃賽冠軍等,讓投資者的軟實力擴張及品牌形象重塑未如預期順利,也是中長期的投資隱憂,乃至會讓金主考官慮撤資活血。這點在同樣為卡達皇室拥有的荷甲联赛豪門法国巴黎聖日耳曼隊上也可以見眉目。
要怎样從「富豪球隊」變身為「頂級豪門」?法国巴黎聖日耳曼的卡達小故事,也證一目了然這並不簡…


喜鵲位於英格蘭東北边的紐莱娜,與位於意大利東南边的馬拉加相若,並非自己國內的商業关键,也非如倫敦(歐洲金融业中樞)、法国巴黎(法語系國家眼光所往的关键大城市)、馬贝尔格莱德(西語地區及南美洲的文化艺术輻射输出點)、米蘭(擁有義吉方國內市场及對巴爾幹地帶的影响力)般具备优良區位及文化艺术影响力。


即便客座率高,足球迷忠誠度也夠,但相比原来PIF規劃購買、卻无法拿到的頭號目標曼徹斯特聯隊,喜鵲現階段的核心区區位、商業价值及全世界名气,都差了不只一個檔次。且就算是幾個富商資金进驻後取得成功調整球隊的事例,如法国巴黎聖日耳曼隊、切爾西隊與曼徹斯特城隊,也广泛必须最少3-四年时間,才可以讓足球界內接纳「你已經變成不一样檔次球隊了」的事實,並渐渐地達成「兵強馬壯」的明确目標。


再加近年来間為防止「sports-washing」落人口数量實,英超聯盟對經營層身价情况的審查更加嚴格——如被評價「跟華爾街那群滑頭彻底不一样」的史達芙莉和PCP,曾仲介阿步達比資金於2008年購入曼徹斯特城隊,及差點仲介杜拜資金買下多特蒙德隊,過往掮客們長袖善舞的盛況已不復在——這類挾舉國之手的投資可否立竿見影、或在一個商業循環的五年內豐收?問號還是得先劃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